好日子 > 美食 > > 正文

去年吃了两次豚

2021-05-28美食 编辑: huazhu

(图 陈曦)

 

文/余毛毛

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小区门口停着辆三轮车,上面趴着一排家禽,我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豚。豚是我们这个地方对这种家禽的叫法,北京的一个朋友说其实那叫番鸭,是从南美洲引进的,但我们这里说这是鸭和鹅的杂交品种,我也不明白哪种对。它看上去比鹅要小,但又比鸭大,神情姿态上没有鹅的那种傲慢和大大咧咧,也没有鸭的那种似乎总是胆战心惊防备着什么的感觉,它看上去平静、温和、憨萌。

我去年吃过两次豚。一次是春天防疫时我在一个小区的大门口值班,在旁边的小饭店买的。那阵子值班,我早出晚归;妻子也是早出晚归,在另一个小区大门口值班。饭店都没开门,我和她都没工夫和心情弄吃的,晚上回家往往下几个速冻饺子吃了了事。时间长了,我感到有些吃不消。那天下班,看小饭店门开着,就踱了进去,老板娘正在灶间忙活儿,肉香的味道让我流口水。

见着老板娘我就问有没有什么菜可以让我带回去吃,老板娘说关门几个月了,哪里还有菜。我就问她在烧啥,她说冰箱里还有只江南娘家人捎来的豚,她烧了晚上一家人吃的。我向她倾诉了我晚上没得吃的苦恼,表示很羡慕他们,说着就要走,却不料她说:“你天天值班也辛苦了,这样吧,我这只豚有些大,我分一半给你吧。”我花80块钱买了这半份豚,回家后大快朵颐,还喝了点老酒。自大年三十吃了我嫂子烧的一桌好菜后,两个多月了,我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吃过饭了。

8月的时候发大水,区里有几个临江的村子被淹了,我被派到一个灾民安置点工作。到了村里后,我才第一次见到活豚。我起先以为它们是鸭,可那天看到一只豚和一只鸡亲密无间地在田埂上漫步,感觉颇为奇特。我把照片拍下来,发到朋友圈,一位在乡镇工作的朋友说:“这哪里是鸭,这是豚。”后来我就开始关注这种家禽,没事就蹲在堤脚,看它们成群结队、摇摇摆摆地在泥沼里用粉红色的长嘴,在泥里钻来钻去地找吃的。

村民们见我看得出神,就笑话我,我也了解了一点豚的知识,知道这种家禽能长到十二三斤,一斤能卖到十二三块钱。灾民中有个老太,67岁了,家住堤外的垸区,家被水淹了,她和老伴住在安置点,而家里的十几只豚都在堤内的女儿家饲养。她这么大年纪了,每天都还要和老伴轮流上堤巡查和抢险。那天我看到她拎着大铁锹出门,特别威风,就给她拍了张照。心里又有所感,于是就写了篇赞她的文章,连文章带照片都投给了一家报社的编辑,编辑很快发了。我拿了报纸给老太,老太一家人都很开心,我也与这家人结下了友谊。

我在灾民点是24小时班,过的是与灾民一样的生活,镇上天天送来盒饭,村里别说饭店,连个卤菜摊都没有。不料一天晚上,老太给我带来一大碗结结实实的豚肉,说是在女儿家烧的。我坚拒,而老太却是放下就走,到堤上值班去了。大热天的,不吃就得坏,于是我招来其他兄弟单位的几个人,一起将那碗豚吃了。大家吃得都开开心心,因为这豚可是个稀罕物,菜市场和饭店都鲜见。

去年吃的两次豚,都是在非常时期吃的。去年真是个不平凡的一年,我这个坐了几十年办公室的公务员不得不去看大门,从春天看到夏天,从看居民区的大门到看灾民点的大门。今年春天的时候,我会到小区大门口的饭店吃顿饭,问问老板娘还有没有豚;夏天的时候我会买点东西去看看老太一家人,我想她肯定还会为我烧一只豚。希望今年是个好年份。

大家都爱看
小城美食多小城美食多 扬州早茶的“小吃八怪”扬州早茶的“小吃八怪”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

Copyright © Www.34314.Com 好日子,让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