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 > 头条 > > 正文

华强北最“稳”赛格大厦,为何摇晃?

2021-05-31头条 编辑: huazhu

赛格大厦不仅是一座曾经深圳第二高的地标建筑,更是整个华强北商区的招牌与支柱,是华强北最“稳”的所在。这次的摇晃事件,会改变这一切吗?

赛格大厦不仅是一座曾经深圳第二高的地标建筑,更是整个华强北商区的招牌与支柱,是华强北最“稳”的所在。这次的摇晃事件,会改变这一切吗?

 

 

晃动的大厦

“我自己倒没太大感觉,只看到烧水壶里的水在晃动,所以也没很紧张。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坐电梯下了楼。”在41层办公的张先生,这样和本刊记者回忆起赛格广场大厦(后文简称“赛格大厦”)在5月18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的摇晃。

谈及当时的场景,在赛格大厦五层工作了18年的林先生也说,此前从未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虽然我并没有太恐慌,毕竟低层震感很弱,不过旁边很多年轻的商户还是很害怕的。有人还以为是地震了。”

赛格大厦位于深圳福田区交通干道华强北路和深南中路交汇处,地上72层,地下4层。其中地面往上10层的裙楼是电子元件的卖场,上面六十余层塔楼是各家电子器材公司的办公室,一共容纳了两万余人。在保安的指示下,两万多人在一个半小时内相继从电梯和楼梯撤离,还算井然有序,这得益于每年大厦都要给商户们做的消防演练。

 

2021年5月21日,广东深圳赛格大厦当日起封楼,商户纷纷搬离华强北赛格大厦。(图 | 人民视觉)

5月20日,赛格大厦部分楼层再次感到晃动。从5月21日起截至现在,赛格大厦已禁止所有商户、租户、业主进出大楼,暂时处于关闭状态。不少商户、路人白天依然聚集在赛格大厦警戒线外,那块烈日炙烤下投射出来的阴影里。

赛格大厦为什么会出现摇晃?它采用了一种叫做钢管混凝土的较为先进的建筑结构,并成为世纪之交时全世界同类型结构的最高建筑物。“从理论上来讲,钢管混凝土是很合理的。因为它的外表是钢管,内里是混凝土,把混凝土完全固定在了一个封闭的空腔里。一根柱子它在弯曲的时候,受力最大的肯定是外表,而钢的拉伸性能比较强,所以外层钢管起到了钢筋的作用,受拉抵抗弯矩;混凝土,是受压的性能比较强,可以同外层钢管共同受压抵抗轴向力。因此在这种结构里,混凝土和钢都可以使自己受力的性能发挥到最佳,是一种很好的受力模型。”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首席建筑师、深圳市工程勘察设计师冯果川这样解释。

深圳华强北赛格大厦(图 | 视觉中国)

不过,冯果川指出,这种技术在当时的年代,在操作层面依然存在一定难度。因为混凝土要被震荡、灌注得非常密实,才能充分发挥其抗压能力。如果震荡得不够,有可能会产生“空腔”,倘若真的有,那么便会产生问题。“就算真的存在较小的空腔,一般也不会影响到整个大楼的安全性。具体是否存在空腔,还需要等待专家的检测结果。”

现阶段比较主流的原因解释还有风导致的“共振”说。南加州大学结构工程硕士、高级工程师陈译(化名)向本刊具体阐述了这一原理:“简单来讲,朝一个方向吹的风在遇到障碍物的时候,有可能在障碍物的两侧形成交替出现的风涡。如果一座建筑承载风力这种水平力的构件,也就是抗侧力构件失效了,同时,这个漩涡的风压又足够大,且频率与大楼的自振频率(300米的大楼应该在7秒左右,具体跟楼的物理质量有关)接近的时候,便可能出现我们所说的共振。”

尽管根据当天的天气预报,5月18日当天,深圳华强北地区最大阵风只有五级,但是一旦阵风作用周期与赛格大厦的自振周期(300米的大楼应该7秒左右,具体跟楼的物理质量有关)相接近,理论上也是有可能引起大厦出现明显晃动的。陈译表示,他认为这次晃动,本质是一个舒适度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安全问题。

至于网上盛传的“大厦中上万台机械键盘同时挖矿,引起大厦共振”则纯属无稽之谈,因为挖矿需要在专业的环境中进行。只不过是大厦震动的第二天,5月19日,恰好值比特币价格跳水,不少中小散户爆仓,而赛格大厦又是中国最大的矿机零售地之一,便有人将两者联系在了一起,编成了段子。

由于目前震动的原因还在勘查阶段,官方尚未给出明确而具体的结论。5月19日,有一份署名为“广东省应急管理厅值班室”的《突发事件信息专报》被媒体披露,专报指出,经过专家现场勘探,赛格大厦“主体结构安全、内部结构坚固,各种附属设施完好”,造成震颤的原因是多种因素的耦合,可能是风的影响,还有地铁运行(两条地铁从楼下经过)和温度的影响(近两天气温升高,温差达到8度,对钢结构影响大)。不过官方回应说,此系初步调查,具体原因还要等待市、区应急、住建、消防、公安等部门联合调查的结果。

 

“超高楼竞赛”时代的遗留问题

赛格大厦动工于1996年,2000年全面落成。后来担任过深圳城市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综合部总经理的金典琦,在2001年曾经写过硕士学位论文《深圳赛格广场建设项目评析》,其中介绍了赛格大厦的修建背景。投资兴建方赛格集团主业是电子,是深圳重点扶持发展的四大集团之一。当其他三个集团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建成自己的楼宇后,赛格集团也一直考虑建造能代表自己形象的大厦。直到1994年,赛格集团开始上市融资,华强北商业区也开始启动,赛格大厦的工程才被提上日程。

在建造赛格大厦之前,华强北地区是一个工业园区,专门生产电子元件。改革开放后,在这一工业园区出现了大规模的工人、家属自发售卖电子元件的现象,出现了很多民间摊位。赛格大厦便是顺应这种市场潮流而建的。

虽然当时在华强北建造一座高层建筑是顺应当时群众自发的电子市场发展需求之举,但赛格大厦需不需要如此之高,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赛格大厦建造的年代正是中国高层建筑刚刚起步、城市化进程加快、“超高楼建设竞赛”狂飙突进的时间——统计显示,从1994年到2005年左右的十年间,中国每一年新建摩天大楼数量急剧增加,并在2005年左右到达了顶峰。

在当初建造时,为了增加赛格大厦高度,在其顶部加上了形似天线的架子。“这类细杆虽然有一定的避雷作用,但是更主要的原因还是用来增加建筑高度,在建筑结构中,连次级结构都算不上”。陈译告诉本刊。为了超过当时的“深圳第一高楼”,即高度为383.95米的地王大厦,赛格大厦原本设计的这段钢管高度是89米。

赛格大厦顶端的天线,为楼体增加了高度(路雅 摄)

金典琦就在论文中写道,当1999年9月30日天线部分完成施工,大家正准备迎接建国50周年大庆时,地面行人突然发现赛格大厦顶端天线在剧烈摇晃。当时深圳是风和日丽,只有微风习习,原来是天线长度计算错误造成的共振,如果是台风天气,后果更加不堪设想。最终天线被割除了顶部26米,重新安装了13米,并做了局部修改。建成的赛格大厦也就以355.8米的高度“屈居”深圳第二高楼。

楼顶天线这种纯粹用来增加高度的建筑构件,在国内外建筑中确实比比皆是。比如现在世界最高建筑迪拜塔,最上面一段也是天线。“据说天线还是液压的,可以不断增高,帮助它一直保持‘世界第一高楼’的位置。”冯果川告诉本刊。

回忆起那个超高层建筑竞相上马的年代,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城市规划与设计学院的研究助理沈靖(化名)对本刊说:“那一阵属于一个特殊阶段,几乎是一种‘运动式’的开发,不是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也缺乏技术和经济上的考量。各地政府为了拼政绩,争名气,几乎是依靠口号来建设高楼,是完全反理性的。这种运动式开发导致不少地区高楼的空置率提高,出现不少‘鬼城’,鄂尔多斯就是个典型案例。”

和超高层建筑相伴而来的问题还有火灾的隐患。目前世界最高的消防云梯车是112米,101米云梯车是国内目前最高的消防云梯车,约为35层楼的高度。目前多数城市配备的消防云梯平均高度约在50米,即17层楼左右。另外,突兀的超高层建筑很容易让一地的风貌不协调。 

这也就是国家为何近几年会出台“限高令”。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局2020年4月2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的通知》,超高层地标建筑将被重点管理,各地要严格限制新建250米以上建筑,并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的建筑。

 

深圳华强北(图 | 视觉中国)

金典琦在论文中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对赛格大厦的高度提出了另外的假设:如果有一些备选方案,不一定非建那么高,一样能满足要求。假如分成两个塔楼,一个是大面积的办公,另一座是公寓式住宅兼办公,市场反映可能会很好。

不过,相比起同年代空置率较高的写字楼,赛格大厦在后期运营上依然算得上成功。金典琦将这种商业成功归结为在决策之初就锁定了目标客户,比如在裙楼建成之后才拆掉旁边旧有的电子元件市场,这样原有的市场商户就能被吸引过来,他们也将影响力向外辐射。截至2021年3月底,深圳甲级写字楼的空置率是25.55%。在采访中,商户就告诉本刊,赛格大厦底层卖场中一旦摊位有空出来的,马上就会有新摊主入驻;同样上面写字楼里的空间也基本都被大大小小的公司所租用,基本没有空置的房间。

 

老华强电子市场内部,赛格大厦下面十层的卖场布局和它相似(路雅 摄)

 

 

起伏的“华强北”,不变的赛格大厦

对于整个华强北电子器材销售区的商户来说,赛格大厦并不仅仅是一座建筑,更是整个商区的招牌与支柱,是华强北地区最“稳”的所在。

赛格的稳,不仅因为它和周边的爱华、华强广场同属华强北路上最早出现的电子卖场,更体现在其租金方面的稳定上。“因为赛格是国企,所以它的租金每个时期一直是比较固定的,不会由开发商随意调价,更不会像其他区域一样,出现开发商想对这里进行市场改造,就把大家的商铺都换掉,重新招一批商这种情况。”2003年便进入华强北,如今在赛格对面的的新华强卖场做数码产品与电子烟生意的吴女士这样说。

 

赛格大厦对面、紧挨老华强的新华强(路雅 摄)

其次是其产品类型的稳。赛格大厦中进出的货品,一般都围绕着电脑相关的配件展开,且种类非常齐全,不仅卖品牌电脑、投影仪、网络与监控设备这样需求量大的成品,而且卖电子产品不可或缺的基础部件:显卡、硬盘、芯片……这些产品和配件同样也是与时俱进的:今年年初比特币大涨,赛格大厦里面做二手矿机生意的商户便迅速增加,在三楼的配件专区,做相关的显卡、硬盘等部件的商户数量更是一夜之间呈指数上升。 

基础元器件不仅利润空间大,而且需求量和出货量也十分巨大:无论是电脑、手机、mp3,无论是国产还是进口的电子产品,都需要从这里采购基础部件。“哪怕是从前的中关村、天河,它们的原部件也需要从华强北,尤其是赛格进,因为这里是中国的元器件大本营。所以说我不觉得华强北存在很明显的衰落,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是疫情期间,消费者们不在线下购买数码产品了,厂商也需要这些元器件,我们依然要给客户们发货。”在赛格大厦做电脑元器件生意的商户林先生这样说。

因为这种稳,赛格成为了整个华强北的门面和风向标。“赛格不仅是华强北最高的建筑,实际上也真的是它的主心骨,它支撑起了整个华强北地区的门面,引领了全国电子市场的风向。如果赛格没了,整个华强北的未来就无法想象了。”吴女士说。

赛格大厦楼下(路雅 摄)

与此同时,整个华强北在不断变化与转型之中。与赛格大厦隔华强北路西望的华强广场,分为新华强与老华强。老华强与赛格类似,一直主打电子元器配件,以吸引大的企业客源为主。而新华强则更为灵活多变,紧随潮流。

“我们主要是吸引散户,所以一直在追最新潮的东西。不仅是产品在更新换代,可能整个货类在一夜之间就会变化。可能这一阵华为手机好卖,沿街全是在买华为手机。不到半年,华为的风潮过去了,大家又立刻转行做别的。比如去年疫情期间,直播兴起时,可能一夜之间,各个店都进了各式各样的直播设备,成了直播设备买卖基地。而最近两个礼拜,电子烟兴起,你可以看到现在新华强这里的一层,有一半都在做电子烟。”在新华强已做了三年生意的吴女士说。

而把目光从赛格、华强所在的中心位置移开,向华强北路的南北两侧延伸,会发现这个更大的华强北商业圈在产品变动上跨度更大。譬如,向南跨国振兴路,走过曼哈数码广场,在茂业百货的对面,可以看到远望数码商城。这里最开始是做手机批发,而在2019年末、2020年初的那段时间,全国美妆行业大火,整个广场应风而动,全部转型做起了美妆行业。但是后来由于避税和假货问题,三方执法严查,化妆品做不下去,门面纷纷倒闭。如今它又开始招商,准备再次转型,改做电子烟和进口零食。

整个华强北的业态依旧以电子元件为主。曾经跟华强北并列的北京中关村、广州天河等国内电子产品卖场都相继凋落,而只有华强北屹立不倒,反而更成为了中国,甚至全亚洲数一数二的电子产品经销地。

纪录片《解码深圳·华强北》剧照

 

华强北的坚守也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从2013年2月至2015年底,政府曾将华强北路整个路段进行围挡封路,以让“三横一竖”四条地铁线都直接经过华强北,并建造大型地下商场,将整个华强北路段改造成了步行街。从长远来看,修建地铁、步行街,还有周围的茂业、九方、天虹等综合性商场,能够帮助华强北的商户引来大量的客流。而且,除了周边建筑的支持,本地政府会特意将车展、移动联通会议、摄影展,甚至一些选秀活动安排在华强北地区举办,不断地为华强北吸引来自各个领域的潜在客流。

5月23日,下午三点,被警戒线围起的赛格大厦旁,已经有不少等不及赛格大厦开门的楼内商贩,推着小货车,或是直接扛着纸箱,站在日头底下,与客户直接面交货物。不少人都说,“安全问题确实要考虑,但我们相信不会有大的问题。现阶段对我们来说,赶紧恢复生意还是更重要的。”

 

赛格大厦警戒线外等待客户的商贩(路雅 摄)

这就像吴女士自己为“赛格人”总结特点说的那样:“人们平时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命在,货和生意总会有,但是在赛格,在华强北,这个逻辑是反过来的。货在,生意在,人在才有意义。或许在外界看来,都觉得安全第一,晃动的大厦,近期别再进去了。但是楼里的人只想赶紧回去。因为他们需要一直守在这里,一刻不停地进货,卖货,更新货品,联系客户,才能在瞬息万变的电子行业好好生存下去。”

大家都爱看
危险流量危险流量 深海诱惑深海诱惑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

Copyright © Www.34314.Com 好日子,让生活更美好!